產檢

荷蘭的產檢文化是在懷孕後才一一曉得的,在那之前,天真的我從沒想過先進國家還有這種產檢模式。如果妳不是心臟夠大顆的人,或者妳是求子心切的人,又或者妳覺得的台灣醫院所提供的檢查全都必須要做到,並且希望每個月瞭解胎兒成長狀態(例如胎兒體重頭圍身長羊水量)的人,那麼妳會很不適應荷蘭生產哦~!荷蘭的產檢和生產文化,適合一切放很開很自然又不需要知道太多的妳。

首先,當妳從驗孕棒發現懷孕後,荷蘭的醫療制度並不會立刻幫妳安排產檢,荷蘭人認為懷孕不是病,所以也不需要上醫院檢查,除非妳有特定緊急狀況或者嚴重不舒服(害喜很嚴重也不算不舒服哦),不然從懷孕到生產完都不會見到醫生。一般來說大約12週以後才會第一次接觸到荷蘭的”助產士”(台灣叫做產婆),注意哦~助產士不是醫生也不是護士!她不會幫妳開藥或者打針。

你的助產士不是固定同一個人,整個懷孕過程到生產時有可能會是不同的人在跟你接洽,像我的懷孕過程前後就接觸了六七個不同的助產士。(和台灣產檢與接生都是同一個醫生差別很大)

如果妳的胎兒有不穩定狀態,在台灣常見的處理方式是婦產科醫生會立刻幫妳打安胎針或開安胎藥,然後囑咐妳回家躺在床上除了上廁所和洗澡都不能起來,輕則躺個把月,重則躺到生!但是在荷蘭,12週之前,如果有不穩定的狀態,一般來說醫療不太會介入,荷蘭人認為這是胎兒本質不好,其實不太會有醫療上的幫助,自然淘汰其實是正常的。(這想法的確見人見智,所以前言說到了,如果你是盼了許久,求子心切,怎樣都要保住孩子的人,可能會不太適應在荷蘭待產)

第一次見到助產士,通常是在妳懷孕的三個月後了,我更晚,我是到第15週(胎兒將近4個月大)才第一次見到助產士。

見到助產士,以為產檢即將展開了嗎?呵呵…讓我來說明一下荷蘭助產士都在做些什麼?

一般來說,一個月會去見助產士1次,直到懷孕最後期的兩個月,才改成2~3週去一次。

首先,助產士不是在醫院,她是在一個看起來類似工作室的地方,當你到她那裡去,她會為你量體重(量媽媽體重),然後量血壓(因為高血壓會造成孕期問題),接下來就是跟妳聊天,沒有錯….就是聊天,10~15分鐘的時間裡,都是在和你聊懷孕期間有出現什麼不舒服嗎?第一次懷孕有什麼問題想問嗎?吃的睡的好嗎?當你告訴她最近噁心想吐~她會告訴妳這是正常的。當你告訴她最近夜裡胎動太頻繁完全不能睡,她也是微笑的安慰你這是正常的。當你告訴她胃食道逆流,躺著都不舒服時,她也是溫柔的告訴你這是正常的。總之…助產士比較像懷孕時期的安慰劑,多半是鼓勵和安慰你,不會有台灣產檢會遇到的”醫療行為”,也不會開任何藥給你。(不像台灣產檢每一次都會驗尿.量血壓,常常會有超音波檢查和抽血檢查和你解釋寶寶目前狀態)
(2018二月第二胎經驗更新:第二胎懷孕初期八九週時,疑似患了感冒,六小時內吐了11次,這可不是孕吐,吐到膽汁都吐出來了,打電話問助產士也是回答不需要看醫生也不需要吃藥,記得補充水分不要脫水,多休息即可)

當你肚子開始一天天大了起來,她會用手摸摸你的肚子感覺一下胎兒的位置,是的…是用她的手,“徒手用摸的”(不藉用任何醫療儀器),不過此舉對於媽媽來說意義不大,因為他摸不出來胎兒體重和構造正不正常。比如說30週時你問她胎兒大約有多重了?她只會回答你“大約1500~2000克”這種其實和一般處於這週數胎兒一樣的體重,他們不像台灣產檢會介由超音波每一兩個月幫妳測量一次胎兒體重,(據我所知,台灣許多媽媽到懷孕後期,兩三星期就會去婦產科用超音波測量一次胎兒體重和羊水量),但是助產士其實是非常專業的,她可以徒手分辨出胎兒的姿勢和角度位置。

助產士到懷孕後期時,也可以摸摸胎兒的頭在哪,這是唯一對媽媽們來說有意義的,因為你能知道目前胎頭是否朝下方有助於生產。

這之間,助產士唯一會使用到的小儀器,就是一支小小像錄音筆的小棒子,它放在肚皮上,可以擴大你的寶寶心跳聲,讓你聽一聽寶寶心跳,不過…也僅止於聽一聽開心而已…,因為依然看不到寶寶,聽心跳雖然對於媽媽想要瞭解寶寶狀態沒有太多實質的幫助,不過這卻是助產士用來評估胎兒狀況的一個大重點。

荷蘭產檢完全不照波音波嗎?是有照超音波的。在懷孕20週時,他們請我到指定的檢驗中心去照超音波(有的助產中心可以直接由自己已取得超音波證照的助產士照),那是第一次藉由超音波仔細看胎兒的每個身體構造,比如說手指腳趾數量,眼睛鼻子嘴巴等等…,那一次不但可以看到每個身體部位,還可以經由測量告訴你胎兒在20週時的體重,性別。而接下來….下一次超音波是在第35週時了,這之間已經相隔4.5個月沒見過寶寶(這種事在台灣完全不會發生),第35週的超音波是比較模糊的畫面,只有很簡單的照胎頭位置確認是否朝下(因為快生了,只用手摸似乎有點不保險),不過這次不像20週時仔細,不會一一看身體各部位,也不會測量體重。這次結束後,就不會再照超音波囉~!

(2018二月第二胎經驗更新:目前有增加第27週超音波檢查)

也就是說,從第20週那次比較精確的超音波以後,台灣一般會持續追蹤的胎兒的生長狀況?體重增加多少?羊水是否充足?胎兒活動空間是否足夠?是否有臍帶繞頸?又或者是否器官發展健全?是不是過重?是不是過輕?這些都不會再追蹤,完全就是依照媽媽跟助產士描述自己的身理狀況,有特殊狀況才會處理。

一切,只能等待開獎!沒錯,就是當你生產那天,你就會知道了。

荷蘭其實是一個醫療非常先進的國家,但卻也是非常注重不浪費醫療資源的國家,只有真的需要的人才能夠使用醫療資源,但是一但你需要醫療資源時,這裡的醫療是非常高科技並解專業的。懷孕在他們認為的觀念中不是生病(的確也有道理),除非真的發生問題(比如說你腹痛劇烈或者你體重持續下降),否則不需要提前讓醫療介入,也鮮少做一些”預防性檢測”,懷孕媽媽也不需要打預防針。
只有在懷孕初期時會幫你檢驗血型,愛滋,抽血檢查基礎血糖等這些可能影響胎兒的疾病(但是不會喝糖水檢測血糖唷,除非有特殊病史)。而像台灣產檢時會做的唐氏症或乙型鏈球菌檢測,在這裡除非你的“直系”血親有共通疾病,不然即使你告訴助產士你媽媽的兄弟姐妹或阿公的兄弟姐妹或妳自己的表哥堂姊這些旁系血親有共同的遺傳疾病,對荷蘭醫療來說,旁系血親還是不構成事先檢驗的必要,主動要求自費羊膜穿刺也無法幫你安排。在台灣有的婦產科會事先讓孕婦接種百日咳或流感疫苗讓胎兒得到少數抗體,這些在荷蘭都是不會有的。一個住在荷蘭的台灣朋友和我分享,她在荷蘭生產時直到生產才知道女兒體重4300克,在這之前荷蘭的醫療也未曾介入檢測,直到生下來發現4300克後,醫院才將女兒留下做進一步檢查。瞭解了吧?荷蘭醫療就是….遇到再解決,不用事先浪費太多資源做預防性檢查。
(2018二月第二胎經驗更新,目前已可以自費打百日咳疫苗,或自費做NIPT血液檢測,但是依然不能直接自費羊膜穿刺唷。)

我的產檢之路就是這麼一路用聊天的…聊到現在…XD

如此自然,如此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荷蘭產檢模式,是不是和台灣時常追蹤胎兒成長狀態以及許多配套孕期檢測,差異頗大呢?

我已經從懷孕初期被嚇到現在,似乎他們再說什麼也不會嚇到我了,現在一切就是抱持著”吼衣企啦”的心態!如果你的心臟不夠大顆,還是不要考慮荷蘭生產的好~~

我現在就是在等開獎囉~!

呼~寫好多~孕婦先休息一下,下一篇再來介紹荷蘭的超自然超驚嚇生產方式!

[文章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