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產

[生產] 謝謝你來當我的寶貝——小圓仔生產紀錄

IMG_2045.JPG

Lots of fun and joy (and dirty diapers) have arrived!

 

經過漫長的等待,總算盼到圓仔足月了!雖然知道接下來他隨時可能來報到,但我們還是心存僥倖,覺得第一胎通常會晚於預產期(12/10),所以一切可以不疾不徐慢慢準備⋯誰知圓仔說來就來不等人,足足早了預產期兩週!因此直到破水那刻,我們不僅家裡亂得很,寶寶用品也未添購齊全,真是殺個我們措手不及😓,故在此奉勸所有準爸媽務必及早開始準備啊⋯⋯

 

(以下時間都是大約,畢竟在當時緊張的氣氛中,實在無暇分神紀錄每個timing😅)

2017年11月26日(38週)

23:35

這天晚上就寢前,我躺在床上傳訊息與網路賣家約二手娃娃床面交(是底,圓仔已經近在眼前,我們卻連床都還沒買好⋯Orz),突然一股液體從下體泊泊流出😱!這久違又陌生的感覺只有量大的月經可比擬,嚇得我立馬從床上彈起,NN察覺異樣也急忙一個翻滾起身,我倆面面相覷:

「圓仔要來了!」

我快步進廁所,發現流出的液體一開始是透明無色,然後越擦越粉紅,雖不像電影中那樣「嘩啦」一聲羊水像瀑布般傾瀉而出,但心裡隱約明白這就是破水無誤了⋯⋯

 

 

11月27日(38週1天)

雖然已破水,但因時間超過晚上10點,依助產士指示,除非羊水呈現綠或咖啡色(表示胎兒已經在水裡排便有感染風險),或出現「連續1小時,頻率為每3~4分鐘一次,且每次持續1分鐘以上」的陣痛,否則,就得等到隔天一早8點再call out。我看著這些條款覺得成就頗難達成(?),心想且通常第一胎產程都不會太快吧,於是便搬來椅子鋪上保潔墊,打算坐著等天亮。

 

00:30

誰知過不了多久,腹內開始出現若有似無的疼痛,起初還以為是太緊張出現幻覺罷了,直到凌晨1點左右,陣痛正式登場⋯⋯

每波陣痛來臨時,首先會感到肚子急遽收縮緊繃,幾秒鐘內緊到極點變成痛,然後強度直線飆升——痛到不管採取什麼姿勢都無法緩解!而且痛的不只肚子,腰也不能倖免於難,難怪人家說生產傷腰啊!不過神奇的是陣痛結束後,又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可以一派輕鬆地說沒事兒沒事兒~(然後擔心著下次陣痛的到來XD)。

 

03:00

陣痛開始後,NN負責幫我記錄陣痛頻率,幾度覺得已經達標要call out了,結果頻率又開始下降,就這樣拖拖拉拉直到3點,我們終於決定是時候把助產士call來家裡,一測已經開了3公分,順利獲准入院待產!

由於是凌晨時分,我們尾隨助產士的車一路暢行無阻,只花了10分鐘左右就到達位於Veldhoven的MMC- Maxima Medisch Centrum,但從醫院門口到產房短短不到5分鐘的路程,因此時的痛已經到了讓我呼吸都會發抖,幾乎無法控制吸氣吐氣的程度,只要陣痛一來,我就覺得身體快從後腰處裂成兩半,所以完全無法行動,助產士也必須抓著我的手並指導我呼吸,直到陣痛退去。一行三人就這樣走走停停,總覺得花了很久,才終於進入這間接下來全程包辦我待產、打無痛、生產、復原的單人房(圓仔出生後所有作業也都在這裡面進行,全程沒有離開過我們的視線)。

 

IMG_3723.jpg

IMG_3725.jpg

(據說MMC的產科在荷蘭是數一數二的好,產房佈置也相對豪華溫馨,但此時我完全沒心情讚嘆啊😫)

(照片是NN拍的,那時我坐在一旁未入鏡的沙發床上,愁眉苦臉地捧著肚子)

 

04:00

一小時後,開指已達5公分,無痛麻醉師終於、終於來到我的床前!

(中間許多護理師與助產士陸續進出產房,已經痛到沒力還得禮貌性和眾人一一握手問好時,真讓我恨透了這種西方的問候方式啊😂)

麻醉師首先一再向我說明可能的種種副作用(如頭痛、發燒等症狀,後來我遇到的是胸部發癢😆),而在他們正要往我脊椎扎針時,不巧又來了一波陣痛!!怎料他們不像助產士或護理師那樣,會等陣痛結束,讓我恢復理智時再繼續作業😱,而是一個人用力壓制我還叫NN幫忙(當下很想大叫這哪招),另一個人負責下針,我無法控制地瘋狂掙扎、瘋狂唉唉叫——

在一陣混亂後,我正式失去胸部以下、恥骨以上的知覺,從此刻起陣痛於我如無物,頓時有種從地獄重返人間的解脫感~~🤩

 

打完無痛,所有工作人員便退出產房,僅遠端監控產婦和胎兒的狀況,偶爾換班時,才進來打聲招呼或換產墊、換藥加藥(後面幾小時為了幫我加速開指,有多加了一些藥劑到點滴裡),讓我可以好好休息,睡不著的NN則開始研究起我床邊儀器上跳動的圖表⋯⋯

 

11:00

護理人員和助產士進來告訴我,差不多是時候了!現在開始隨著每次宮縮,都會伴隨肛門處強烈的壓迫感(簡稱便意XD),NN研究圖表似乎也有些心得了,因為每當他盯著螢幕告訴我「喔喔喔下一波要來了喔!而且這波貌似是大的!」接著我就很有「fu」😅。

再來的工作,就是我得趁著每次的大型宮縮一併使力,內外夾攻把圓仔擠出來。這時除了我以外的所有人,都緊盯著螢幕,一旦出現宮縮,就告訴我來囉!收縮要來了!有感覺嗎?然後我就配合著便意死命用力,NN還會一邊向我報告進度:

 

「喔喔喔喔看到頭頂了!」

「哇~頭髮好多!(樂)」

「快了快了!再推一次頭就要出來了!」

 

 

 

推到最後一下時,超。強。勁的便意加上陰部即將撕裂的疼痛,讓我不禁哀嚎出聲,結果助產士還指示我:「別浪費力氣叫!推!推就對了!!」

我終於明白,我打的無痛不是讓人從頭到尾都沒感覺的啊QAQ!雖然腹部對宮縮無感,但其他部位似乎就不在無痛的庇佑範圍⋯⋯

總之我痛到哽咽了,但拚命施力時,卻也根本無法分出一絲絲力氣去掉眼淚。都來到這關頭,腦中還是莫名冒出想放棄自然產改剖腹的念頭,但還來不及把這想法拼湊成完整的句子,下一刻,所有高壓與痛苦竟在瞬間煙消雲散——

 

緊接著伴隨濃烈的羊水與血水味道,這濕熱且滑不溜丟的小小身軀就被放到我胸前,四肢掙扎扭動著有如一尾剛打撈上岸的魚,並放聲嚎啕大哭——

 

IMG_2048.JPG

 

 

 

圓仔終於出生了。

 

我忍不住伸出雙手輕撫著他:

「嘿、寶貝⋯」

(突然覺得應該事先思考一下見到寶寶第一眼時,要和他說些什麼,但我沒有,導致當下十分詞窮😂)

幾分鐘後,原本情緒相當激動的圓仔逐漸緩和下來,眼睛還睜開一條小縫估溜溜地轉,當我心滿意足地和這名鮮到不行的「現撈仔」來場相見歡時,一旁NN也臉不紅氣不喘完成了剪臍帶,事後還神氣地表示:

「我就說跟剪豬大腸差不到哪去嘛!Easy!」

其實生產過程中,以NN努力伸長脖子欲一虧下面正在發生什麼事的模樣,要不是助產士吩咐他得握著我的手,他大概就會丟下老婆直接跑去助產士和護理師所站的搖滾區觀戰了==,對他而言,這些畫面大概恐怕只算是動物星球頻道等級吧?連看完胎盤後也只興奮地下了「像一塊超大不知道幾盎司,但應該不太好吃的牛肉」這般的註解⋯⋯

 

IMG_2055 2.JPG

 

稍後,圓仔被抱到旁邊量體重穿衣服(這裡主張嬰兒出生時肌膚上會自帶一層保護膜,故不急著幫寶寶洗澡),而我回過神來,才發現邊桌上不知何時,出現了這盤荷蘭傳統的慶生子小甜點(餅乾上的藍白糖粒muisjes裡裹著某種香料種子,還能幫助媽媽發奶呢!😋)。

IMG_2053.JPG

 

在辛苦過後,來上一盤慶祝自己孩子誕生的小點心,真正是吃在嘴裡甜入心裡,除了感動,也萬分慶幸著自己能順利走過孕期與生產這段漫漫長路,好不容易才把孩子接來這世上,此刻總算能把他實實在在地抱在懷裡了呀!

 

生產過後,由於還得多觀察幾個小時確認復原狀況,以及是否發生無痛副作用,所以我們多待了約莫24小時才出院,在這段期間裡,護理人員除了「監督」我去洗澡(一則是清潔傷口避免感染,二則是怕我中途體力不支暈倒,還有一則大概是被他們看出我這名懶婦想能免洗則免,所以必須有人盯著XD🤣🤣🤣),每3小時也會進來協助圓仔換尿布,和讓我嘗試親餵——而這時的我們還沒意識到,這每3小時循環一次,接下來至少一個月再也睡不飽的日子,已在我們不知不覺中悄悄揭開了序幕⋯⋯😭

 

總結從我破水到生產結束,歷經約12小時,最後階段也因幸好有用對力,僅花21分鐘(據說算短)就把圓仔推出來了!過程雖順利卻絕對不輕鬆,比較意外的是我竟然一滴汗都沒流囧。另外自然產果然厲害,幾個小時後我就可以下床自己跑去茶水間找東西吃了,不過還是有點頭重腳輕就是😆。

 

 

11月28日

10:00

一早,市政府的工作人員推著電腦來到我們房間,幫圓仔完成了出生登記,還附送一隻絨毛娃娃做為賀禮,想到此刻起,我的孩子就正式成為一名有身分的「人」了,心裡還是有些激動呢。

一切收拾妥當後,我們把熟睡中的圓仔放進提籃裡,我坐在輪椅上(不知為何明明我行動自如,但護理人員請我一定要坐輪椅,否則不能放我出院⋯⋯),NN推著我們,踏入室外清朗的藍天白雲下——

 

「圓仔,我們要回家囉。」

 

迎著早晨的冰冷空氣,不禁感慨懷孕時,多麼期待著把身上沉重的負擔卸下,卻也很清楚未來的日子,這份重量其實只是轉化成另一種形式,繼續永遠地掛在心上⋯⋯

 

走完這一遭,我也算是稍微體驗過了荷蘭的自然派生產主義吧,的確是不剃毛不浣腸不側切(但絕對幸好有無痛,然後在家生產我還是覺得不行😅),雖然不曉得少了這些步驟會有什麼缺點,不過圓仔還是平平安安地出生啦,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文章來源]